• <var id="czqhk"></var>
  • <label id="czqhk"><rt id="czqhk"></rt></label>
  • <code id="czqhk"><label id="czqhk"></label></code>

    大學校長應當回歸管理之道 下載本文

    大學校長應當回歸“管理”之道

    -----從湖南大學校長宣布“兩不”想起

    在當下中國大學校長行政權力普遍“通吃”的情況下,9月份才上任的湖南大學校長趙躍宇教授的宣言無疑具有示范和表征意義。這位35歲即成為力學專家教授的校長,面對3000多名學生正式宣布,在校長任期內,不申報新科研課題,不新帶研究生!(2011年11月29日《中國教育報》)趙校長的宣言可以簡稱“兩不”,此“兩不”在當下的中國大學恰如霹靂,讓國人為之一震。趙校長的“兩不”表征著中國大學校長職業化的開始,也會對其他校長具有一定示范作用。 大學校長“兩不”有助于校長職業化

    從中國大學發展的實踐來看,雖然大學具有學術性特質,但大學校長之崗位,并不要求校長是一流的學者。事實上,隨著大學越來越成為社會的“軸心機構”,大學對校長素質的要求也逐漸發生著細微變化。特別是在當下的中國,大學是社會的一個事業性、行政性機構,大學與社會其它機構有著紛繁復雜的聯系,大學需要與社會其它組織包括政府進行物質、信息、能量等的交換。離開外部環境和組織的支持,大學基本上是寸步難行。這就要求大學校長不僅要懂得教育規律,更要懂得管理科學,還要有較強的社會活動能力。惟有如此,大學校長才有可能按大學規律辦事,既尊重大學發展的內部規律,也尊重大學發展的外部規律。也惟有如此,大學校長在處理外部事務時才能順心應手,在處理與外部組織關系時應對自如,同時在處理教育管理事務時,能以教育

    家的情懷泰然處之。正是在這個意義上,現代大學要求大學校長必須專心于大學管理、大學工作,必須實施大學校長的職業化。這已經成為國際上大學科學發展的一個基本規律。兩度出任哈佛大學校長的德里克·博克在所謂的“學術”上沒有多少讓人記得住的大成果,但其寫出的《走出象牙塔——現代大學的社會責任》、《回歸大學之道》卻是指導大學辦學的經典之作。耶魯大學現任校長雷文,自上任之后就再也沒有帶過一名研究生、博士生,沒有主持過一項科研項目,但卻寫出了一部指導大學工作的專著——《大學工作》。劍橋大學副校長阿什比的《科技發達時代的大學教育》是世界高等教育研究的經典名著,影響著一代代的大學校長。他們都把大學校長作為一種職業,而不是作為一種職務。他們專營于大學校長事務,把自己的精力主要放在校長崗位上面,全身心投入學校管理事務之中。不管趙躍宇能否成為中國大學校長職業化第一人,但其“兩不”毫無疑問有助于中國大學校長實現職業化轉型。 大學校長“兩不”有助于厘清大學行動者邊界

    大學校長“不申報新科研課題,不新帶研究生”,有助于大學行動者邊界的厘定。大學的很多問題都可從大學邊界不清上找原因。而厘清大學邊界的關鍵是界定大學行動者:行政官員、教師、學生等的角色。長期以來,在我國大學中,大學邊界的行動者存在著邊界不清的情況。主要問題是大學行政官員角色定位不清,角色職責不清,角色規范不清。這其中尤以大學校長、大學書記,大學的各級領導者的邊界不清為甚。在各類大學行政官員中,行政官員權力無邊界,活動無邊界,業務無邊界,他們成為學術和行政等全方位的能人。在行政上,他們是權力的象

    征,掌握著資源分配權、教師官員評價權、教師官員晉升權等;在學術上,他們是重大課題的主持人,是博導,是學術帶頭人。2010年全國100名教學名師中,90%具有一定行政職務;在2009至2011年啟動的279項國家973項目中,75%的首席科學家帶“長”, 在高校承擔的2011年973項目中,六成由校長、院長等學校行政官員領銜。[1]人們戲稱此種現象為“權力通吃”!大學校長不主持科研項目,不帶研究生,無疑有助于中國大學校長明確校長角色,界定大學校長權力邊界,厘清大學行動者邊界。大學發展已經證實了一個基本的規律:大學的行動者必須有明確的邊界。大學教師必須把主要時間和精力用于學校的教學和科研;大學校長、書記必須實現職業化,不再從事教學與科研工作;學院院長、書記也應該有學術工作量的限制。

    大學校長“兩不”有助于大學張揚學術權力

    從大學邊界內行動者的角度來分,大學權力可以分為行政權力、學術權力和學生權力。行政權力是自上而下運行的、主要由行政官員行使的權力;學術權力則是自下而上運行的、主要由教師行使的權力;學生權力則主要是由學生行使的權力。在當下中國大學中,三種權力存在嚴重失衡的狀態。突出表現是行政權力膨脹,學術權力和學生權力式微。這種權力失衡的現象直接影響著大學的科學發展。教師是辦學的主體,教授特別是大師級教授則是大學的靈魂,學術權力的式微,直接影響大學學術的發展。湖南大學校長“兩不”,并規定二級單位領導也減少學術性工作,這樣,就等于大學行政官員把學術權力復歸于教師,有助于大學學術權力的彰顯。





    免费的中国黄网站大全-恋母情结浩君全彩漫画-无翼乌之漫画漫画大全-大飞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