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ar id="czqhk"></var>
  • <label id="czqhk"><rt id="czqhk"></rt></label>
  • <code id="czqhk"><label id="czqhk"></label></code>

    因非典辭職的衛生部長 下載本文

    因非典辭職的衛生部長:SARS 考驗的是政治文明

    新華社4月20日發布中共中央的決定,張文康被免去衛生部黨組書記的職務,孟學農被免去北京市委副書記的職務,根據慣例,這意味著張文康將不會再擔任衛生部部長,孟學農將不會再擔任北京市市長。

    4月20日,距離張文康出任衛生部部長也就一個月,孟學農擔任北京市市長不到兩個月,新官上任屁股還沒坐熱就被撤職這在中國歷史上是罕見的,這種罕見又和目前非典型肺炎的疫情有著緊密的關系。

    衛生部常務副部長高強在當天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證實了這一點。在他公布的最新非典疫情中,北京市確診的非典病例是339例,疑似病例是402例,而在5天前衛生部公布的疫情報告中,北京市僅有37例,死亡4例,死亡人數和10天前相比一個也沒有增加。這一組數據表明,至少在北京地區存在著重大疫情的瞞報和漏報,北京地方政府又一次在事關國計民生的重大事件中?謊報軍情?。而作為全國衛生系統主管的衛生部居然對自己眼皮底下的首都都不能掌握真實疫情,又哪里談得上把控全面情況,盡責盡力根本就是無稽之談。

    根據高強的介紹我們才知道,國務院一再要求北京市政

    1

    府統籌北京市不同部門所屬醫院疫情的調查和監測,但是成效不大,而作為衛生部對北京市的防治也指導不力,最終公布的數字居然是國務院特派小組在北京各大醫院挨個統計排查出來的,這難道就是北京市政府要建設的高效政府? 是可忍,孰不可忍?!

    非典型肺炎早在春節前后就有廣東的報告,作為一種新的疾病,在疫情之初的確不易把握。對于政府部門而言公開報道早了不好,容易引起不必要的社會恐慌,但是報道晚了更不好,更容易引起社會的動蕩。廣東地方政府控制的節奏總的來說還是成功的,雖然新聞媒體在早期病情沒有明朗之前沒有作公開的披露,但是確認疫情之后地方媒體的報道還是相對充分的,這在很大程度上滿足了公眾的知情權,也為社會大眾正確防治非典提供了時間和空間。理論上講,全國各地尤其是北京地方政府應該比廣東做得更好,更從容,更有預見性,更能有效扼制非典的蔓延,更能將疫情消滅在萌芽之中。

    可惜,我們看到的都是另外一種結果。

    2月12日,新華社首次報道廣東發生非典疫情,稱發生病例305例,死亡5人;

    4月2日,國務院召開常務會議研究非典防治,提出要把防治非典作為重中之重,衛生部長出任防治組組長,副秘書長負責部際聯席會議的協調,并提出要向世界衛生組織通

    2

    報疫情,由衛生部召開新聞發布會,建立公共衛生事件緊急處理機制;

    4月3日,衛生部長張文康舉行第一次中外記者新聞發布會稱,中國部分地區已經有效地控制了非典疫情,張文康向大家通報的數字是截至3月31日,全國發病1190例,死亡46例,其中廣東1153例,北京12例,死亡3人; 4月10日,衛生部副部長馬曉偉在第二次中外記者新聞發布會上稱,中國通報的疫情數字是可信的。截至4月9日,全國的發病案例是1290例,其中死亡55例、廣東的病例上升為1213例,北京市僅有22例、死亡4例;

    4月15日,衛生部公布,截至4月15日上午,全國的病例是1435例,死亡64例,其中廣東1273例,北京只有37例,死亡4例;

    4月20日,高強在第三次新聞發布會上宣布全國的病例已經上升到1807例,其中死亡79人,北京的病例突然飚升至339例,死亡人數上升至18人。

    衛生部自身公布的數字如果是可信的話,那么不斷上升的發病數也早已打破了張部長第一次新聞發布會所作的結論,更何況還存在著他眼皮之下的瞞報漏報,這讓生活在北京的,包括黨和國家領導人在內的北京市民感同身受疫情環境的同時,作何感想?而張部長和孟市長在胡錦濤和溫家寶頻頻視察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軍事醫學科學研究院以及

    3

    北京市的大中小學校和佑安醫院的新聞報道面前又會作何感想?

    二十一世紀是互聯網的時代,作為媒體的從業人員水皮也為我們的傳媒在SARS報道中的無能而感到不安,在社會發生重大疫情時,作為大眾的傳媒沒能起到?上情下達,下情上達?的社會溝通作用和預警作用,這不是失職又是什么呢?但是疫情又豈是媒體回避就不存在的呢?相反,由于媒體的回避而造成信息不暢只會加劇社會公眾的恐慌和對政府的抱怨,?欺上瞞下?的結果一來延誤防治的戰機,二來敗壞政府的形象,三來誤導政府的決策。

    舉例來說,我們大家都知道國務院?五一?暫不實行長假制度,目的是為了避免人群大面積流動和疫情擴散。但是4月6日,國家旅游局副局長孫鋼召集各國駐華航空公司和旅游企業70余人通報情況時稱外國人可以放心來中國旅游,希望在坐的能以自己在華的體驗反駁海外媒體大肆渲染中國的SARS疫情。在談到國內市場的時候,孫鋼表示?國內有很大的旅游市場,國內游大概占到我國整體旅游的70%,我們一定要把‘五一’黃金周組織好,借助這幾千萬人流動的七日長假,讓全世界看到我國依然是最理想的投資沃土和最安全的旅游勝地?。

    孫鋼局長現在對自己的評論又能作何解釋?

    非典是天災,是人類暫時還沒有掌握防治的疾病,全世

    4

    界截至水皮完稿之時已有4454例的報告,死亡人數達到204人。疫情的產生、蔓延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有什么必要去刻意隱瞞或者掩蓋呢?又哪里就影響了你的政績呢?所以會出現這種令人無法理解的現象,水皮只能把它解釋為在?數字出官、官出數字?的?官本位?現象之中的本能反映、潛意識的反映,表面上看是報喜不報憂,本質上是只對上負責不對下負責,分不清什么是政績什么是良心,?政績?和民心嚴重背離。

    海外輿論對中國政府在非典疫情中的表現,一直有非議,這令每一個有良心的中國人都為此感到憤怒,中央政府的態度表明了一個為公眾負責的政府形象。水皮真誠的希望,非典事件中對張文康和孟學農的問責展現的不僅僅是新政府的魄力,而是作為現代政治文明的制度建設的開始,至于張文康和孟學農是主動和引咎辭職還是被動的撤消職務無關緊要。

    非典,考驗的是政治文明。

    5





    免费的中国黄网站大全-恋母情结浩君全彩漫画-无翼乌之漫画漫画大全-大飞网